蚂蚁彩票

欢迎来到安徽作家网  |  设为首页
安徽作家网

安徽省作协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  >   红尘散曲(组诗)

红尘散曲(组诗)

发布时间:2018-04-10  来源:安徽作家网  作者:何吉发

一把斧子



一把斧子隐藏在

角落里,我看它一眼的

时候,它正看着我

目光和刀口一样闪亮



我坐在它的对面

无论我看它或者不看它

它都目不转睛地

盯着我,我的后背

发凉,心里颤栗



我抱着平常心走动

我不惹它,它也不会惹我

再说了,再锋利的斧子

都留有把柄

我随时都可以把它

拎起来,丢弃在风里



但我舍不得,我留着它

用来劈柴,或者壮胆

甚至做不平的事



我把刀口换了位置

它宽厚的脊背对着我

我的心稍微安稳些

那面端坐它对面的墙

是否也会像我一样

惴惴不安,惶恐不可终日





一捧月光



这溶溶的月光,盛满

我的手心,晃一晃

就有泉声溢出来

松涛溢出来,故乡

浓浓的味道溢出来



这来自原野的

纯正月光啊

宛如医治失眠的良药

捧起来,一饮而尽

花团锦簇,和风轻抚

大把大把亲情的温暖

大把大把炊烟的芬芳

就哗啦啦地灌满心间



我安静起来,浑身清爽

起来,仿佛依偎

母亲怀抱的婴儿

即使身心难受的啼哭

也会找到片刻的慰藉

和幸福





岁末抒怀



我一直低着头走路,遵循

自然规律,不会轻易屈服

脊梁骨坚硬,灵魂深处的骨头

更含有纯钢的元素



已年过半百了,一切都

看透了,看破了

不自在,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刀锋上行走,梦也陡峭

生怕一失足,后悔不迭



夕阳仿佛人生赞美句号

草木枯黄又如同人生最终结局

你看那草,何曾畏惧

不幸的降临,你看那花

即使不美,也喷出缕缕香味

河流一旦奔跑,认准目标

死心塌地



不曾弯过腰,就不会谄媚

低头走下去,背影宛如

挺立的丰碑,再大的雷霆风吹

也不能改变心中的信念

和脊椎里那根洁白的骨髓





率领河流奔跑



春水升温,跟着你

奔跑,那些花香追随着

那些鸟鸣陪伴着

青草起起伏伏,仿佛另一种

波浪,你的心里

洗去疲惫和忧伤



丢弃世间堆积的

不如意,蓝天就会百分之百的

纯蓝,道路坦坦荡荡

如跟你奔跑的河流

你打开双臂,春风入怀

亲吻你的脸颊和微笑



你的奔跑浩浩荡荡

紧随你的锦簇花团

浩浩荡荡,河水扬起的马蹄

浩浩荡荡,一起跟随着你

涌向诗意的远方

和每天升起的太阳





雨中哀歌



雨,夜以继日地

下着,久旱后的喜悦

随着它的连绵不断

就变成一种灾难



农田堆满了焦灼

水果愁容满面

稻子不堪摧残,玉米

怀抱的金黄,渐渐膨胀变色

高粱战栗,头顶的

丰收,瓦解成

一串一串的泪珠



苍天无眼,我却不能

给它安装上开关

只好仰天祈求

愿雨霁放晴,愿天空蔚蓝

愿生活的轨迹,重新回归

这霜降后的万里长空

轻轻飞过

不唱哀歌的阵阵鸿雁





十月



打开十月,你的眼睛

比星星明亮,笑容

比果实香甜



雪在山顶喘着粗气

那湛蓝的湖水

想把你的身影

镶嵌在心里



风舍不得走了,还不住地

掀开你的头巾

这是它今生遇到的

最美的美

美的心惊肉跳

美的刻骨铭心

美的啊,太阳也

低下头颅,想亲吻

你的脸颊和眼睛





内心的豹子



没想到年过五旬了

我,灵魂深处的豹子

还常常窜出来,当我的尊严

遭到冒犯的时候,当我目睹

以强凌弱的时候

它就拎着李逵的两把斧子

呼啸着,冲到我的面前



我制止不了它,仿佛

雷霆万钧的愤怒,仿佛

排山倒海的气势

我觉得我够有涵养的了

我也经常修炼自己警醒自己

给手腕戴上佛珠,给灵魂

压上万吨的佛法,但那头豹子

不听使唤,常常冲出我的

灵魂,咆哮着

似乎想消灭掉世上

一切不平等的事,让阳光普照

让人间太平……





明天,会很精彩



夜已经很深了

未睡的灯光热烈

仿佛在驱散着你心里的阴霾



世事艰难。流水看似平静

一帆都不能风顺

你需要把握好生命的方向盘

即使心被利剑刺痛

也不要轻易撒开



时间是回春的妙手

它会医治一切,抹平一切

再黑的黑夜,也会过去

捧着自己的心,慢慢走吧

身后有草绿,眼前就应有花开



每一个黎明的升起

都会把不如意的障碍踢开

痛苦伤害你的,幸福会一一偿还

相信吧,站稳自己的脚跟

天明时,地平线上扬起的旗帜

会闪烁着你生命的芬芳和精彩





故乡



它就活在我的心尖上

小如芝麻

有扎根的痛

开花的美

更有结出果实的香





拥抱月亮



今晚的月亮,似乎

更圆了,今晚的月光

似乎更亮了。被你的思念

渲染的群山,如同巨笔

书写着浓浓的情意和牵挂



溪水还是昨天的流法

桂花依旧暗香撩鼻

鸟鸣的和弦悦耳

好像你软软的低语

微风里有你滚烫的呼吸



我不由地伸出手去,觉得

月光正拽着你,飞到我的眼前

我心里温暖,仿佛灌满了

春天的阳光和花香





大雪诗



大雪过后,冬天就有

雪的味道,寒冷

横扫一切,人们

渴望阳光,和阳光一样

温暖的地方



酒是要喝的,三两知己

围坐一起,边喝边谈天说地

梅花在窗框外开着,微风

在花蕊里香着,如果下雪

就在雪地里浪漫,当然

有红袖在旁,月光温情

显示百媚千娇,寒冷柔软

对于内心有火的人

夜晚再冷,也会拐到春天



严冬不管多么漫长

只要内心装满希望

每时每刻,脸上都会洋溢着

春光和春光里飞舞的花香





地下枸杞



不得不佩服水泥的

坚硬,不得不佩服

心比水泥还坚硬的态度

那丛枸杞,今年

没从楼下钻出来

开雪白的花,结鲜红的果



但每天我从那里经过

我都要看一眼,盼望

奇迹的发生,一枝拖蔓的

枸杞,像小女儿似的

喊我:爸爸爸爸。我内心

有多迫切,就有多悲伤

厚厚的水泥,捂住了一切

我仿佛听到根在地下

带血的哭泣和呐喊



本身就够悲惨的了

生活在背阴的楼下

每一层敷衍的水泥

都没淹没它旺盛的生命力

每一次连根砍伐都没毁掉它

生长的自信心

每年春天,看到它长出新绿

我都激动不已,每年夏天开花

都引来几只蜜蜂的歌唱

尤其秋天迅速成熟的红果

更让我裹足不前,俯下身子

或用手机拍照,或用手

抚摸,如同抚摸心爱的宝贝



似乎它就是我精神的象征

一直鼓励我在逆境中

昂首挺胸,迈开坚定的步伐

虽然现在看不到它了,我坚信

它还活着,在地下

怀揣绿叶、花朵

和那鲜红的果实





小雪的雪



这些微雕的白天鹅

按捺不住激动的心跳

让小雪这一天名副其实



它们漫天都是

沿着风的滑滑梯

喊着口号,冲下来

浩浩荡荡地,井然有序地

落在树枝上,落在草丛里

落在你我的身上和心中

仿佛到处都有它们的亲人

和朋友



这些天真无邪的天使啊

微笑着,一层又一层地

粉饰着大地,我好像听到

它们内心唱出的欢乐颂

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它们

舞起来,唱起来





山谷竹林



这片翠竹临水而居

暮色将它们的影子

投入溪水,一群瘦小的

锦鲤,穿梭其间

仿佛手指,弹响了优美的旋律



我曾多次登上山顶

俯视这个山谷

如同一本厚书,被岁月

从中间打开,绿色的插图

涂满两个页面

谁也不会想到,翻涌到

脚边的同一种颜色中

隐藏着一片茂密的竹林



一排房子已被拆成

长满野草的废墟

秋风阵阵,我似乎听到

挖掘机的轰鸣

张牙舞爪地驶来

在漂亮阳光的指挥下

把这两个页面上的绿色

一一推倒,碾碎